污直播破解永久不用登录實業

“十一”黃金周正讓沉寂了半年多的民宿行業觸底反彈

首頁 >>  新聞中心 >> 行業洞察 >>   “十一”黃金周正讓沉寂了半年多的民宿行業觸底反彈

“十一”黃金周正讓沉寂了半年多的民宿行業觸底反彈

隨著疫情好轉,“十一”黃金周正讓沉寂了半年多的民宿行業觸底反彈。民宿設計公司小編從相關報告得知,今年國慶期間入住的訂單量,已達到去年整個國慶假期訂單總量的80%,有望反超去年。多位從業者對「創業最前線」表示,從目前的入住率來看,民宿行業整體已經恢複了8成左右,部分周邊遊民宿和旅遊目的地民宿的情況則更好一些,甚至超過去年同期。另外,這次疫情也加速了民宿行業的“洗牌”:大量不專業的玩家退出,或者轉讓房源,而留下來的從業者則趁著低價拿下部分房源,擴大自己的規模。當前,民宿行業依然存在著挑戰,比如盈利模式單一、規模不經濟及人才缺乏等。不過,這個行業依然吸引著大量的從業者進入。他們認為,民宿行業還處於快速發展期。“行業未標準化,就意味著紅利期還在。”

民宿設計案例

9月14日,木鳥民宿發布的《2020年中秋國慶假期出遊住宿預測報告》提到,木鳥民宿平台暑期訂單從8月下旬開始穩步增長,截至到9月13日的數據顯示,9月份訂單較去年同期增長0.9倍。報告中還提到,今年國慶期間入住的訂單量,已達到去年整個國慶假期訂單總量的80%,有望反超去年。也有消費者反映,“現在已經很難訂到‘十一’假期的民宿了。”這些現象都表明,民宿行業正在恢複。

今年初,因為疫情,民宿行業遭遇重創。民宿圈還曾傳出一句戲言:“可能成為第一個徹底歸零的行業。”一直以來,春節及寒假都是旅遊旺季。“春節及寒假的收入占民宿全年收入的15%至30%,疫情結束重新開啟後,市場可能麵臨疲軟,損失會占全年收入的30%至50%。”多彩投首席戰略官張森華曾表示。也正是如此,疫情突襲後,不少民宿從業者的損失多達幾十萬甚至上百萬。“污直播不用登录的平台在雲南有11家門店,疫情期間的損失至少300萬。”一家民宿企業的負責人稱。擺在他們麵前的無非兩條路:關門或者撐下去。當時,疫情形勢不明朗,誰也不知道停業的狀態還要持續多久。為了及時止損,不少從業者選擇轉讓或關門。中國興業民宿業務營銷總監劉偉稱,從4月開始,他經常看到微信群、朋友圈裏有人在轉讓民宿。而更多的從業者選擇撐下去。

去年7月,一川Year Swang精品民宿創始人李天驕和合夥人,在北京的古北水鎮租下一個五千平米的院子,準備開民宿。她原本計劃在今年三四月開業,卻由於疫情一直拖到了現在。為了撐過這段時間,她和合夥人刷爆了信用卡,貸款貸到不能再貸。“污直播破解永久不用登录前後投入近五百萬元,如果停止就意味著前期投入資金有可能打水漂。”李天驕稱,他們沒有退路,隻能繼續做下去。如今,苦熬了大半年,民宿行業也終於觸底反彈。據「創業最前線」的了解及多位從業者表示,整體民宿行業已經恢複了80%左右。

民宿行業發展至今,逐漸形成了三類業態。第一類是城市民宿,對標的是酒店,其用戶更偏向於商務人士。第二類是周邊遊民宿,主要是滿足大城市用戶周邊度假的需求,消費相對高頻,例如北京古北水鎮的民宿。還有一類是旅遊目的地民宿,其用戶來自各地,消費較為低頻。例如雲南大理、麗江的民宿。這三類民宿的恢複程度略有不同。“目前,城市民宿行業大概恢複了75%。”做城市民宿的從業者劉楠(化名)稱。北京、上海和長沙等部分一二線城市,甚至還會出現“一房難求”的狀態。而周邊遊民宿和旅遊目的地民宿的恢複情況,還要更好一些。

町隱民宿學院創始人劉漢捷對「創業最前線」表示:“從入住率來看,8月份很多商家已經達到去年同期的水平,部分比去年的情況還好。”這是因為出境遊尚未開放,很大一部分流量被導到了國內。文旅部的數據顯示,去年中國公民出境旅遊人數達到1.55億人次。今年受疫情影響,旅遊市場的總量雖然萎縮,但由於國外疫情形勢嚴峻,這反而促進了國內旅遊市場的增長。而且這部分客群也相對優質,他們時間自由,消費得起海景房和高端民宿。因此,多位從業者表示,中高端民宿恢複得最快。

以雲南為例,劉漢捷稱,今年洱海的海景房,以及均價1000元以上的高端民宿比較火爆,在8月到9月初這段時間,訂單量還超過去年同期。這些數據,讓從業者對即將到來的“十一”黃金周充滿了期待。就在劉漢捷以為即將看到曙光的時候,壞消息又來了。9月14日,雲南瑞麗出現兩起境外輸入病例。這個消息給雲南民宿的從業者們當頭棒喝。雖然瑞麗離大理、麗江還有段距離,但遊客為了謹慎,也會優先選擇其他地點出遊。“這幾天,污直播破解永久不用登录和同行的門店都出現了國慶期間的退單。”劉漢捷稱。對民宿、旅遊等行業來說,疫情仍然是一顆“不定時炸彈”。

從數據上看,疫情對民宿行業造成的創傷正在恢複。但實際上,疫情還加速了民宿行業的洗牌。我國的民宿行業起步於20世紀90年代初。最初,房屋的業主對房屋進行簡單裝修後對外出租,收取床位費。彼時,民宿的主要業態為農家樂、家庭旅館等形式,主要是為了緩解某些地區旅遊住宿難的問題。因此,民宿行業發展緩慢,房間數量較少,而且從業人員素質也不高。後來,隨著國內消費升級的浪潮來襲,人們對個性化旅遊及特色住宿的需求逐漸增強,進而推動民宿的需求持續上升,行業內逐漸出現一些“二房東”,他們同時拿下多套房子,裝修後對外出租。

2015年左右,民宿行業進入爆發期,大量創業者湧入,這也把民宿的準入門檻降到了最低。“當時可能十幾、二十萬就能開一間民宿。”劉偉稱。較低的準入門檻,使得民宿品牌參差不齊,這些民宿主的抗風險能力也較差。疫情期間,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這類玩家。比如雲南大理古城內,有些早期的客棧同質化較為嚴重。這些民宿主的生存就比較艱難。疫情期間大量的業主都在轉讓,或者直接轉行。一方麵,不專業的玩家退出,另一方麵,留下來的玩家已經處於快速恢複,甚至快速擴張的階段。

退出的從業者們正在大量轉讓民宿,有些民宿從業者則開始“抄底”,趁機拿下低價的房源,擴大經營規模。疫情,不僅加速了民宿行業的洗牌期,也使得強者更強。此外,疫情也帶來了一些新機遇。今年二月和三月,多家長租公寓與業主商量降低租金,目的在於通過雙方讓利,渡過難關。在民宿行業,也出現了這樣的趨勢。之前,民宿經營者大多是以包租的形式,租下房源,房東拿到的是固定的租金。劉楠告訴「創業最前線」,在疫情後,越來越多的從業者跟房東協商,將固定租金的模式變成按浮動收益分成的模式。“大家共擔風險,共分收益。”劉楠認為,這或許會成為未來民宿的常態。疫情期間,很多行業轉至線上。民宿行業也不例外,很多從業者在疫情期間開始組建團隊做自媒體。比如,利用短視頻帶貨、賣特產和伴手禮,或者在小紅書、抖音等平台宣傳、獲客。疫情倒逼著從業者們求變,也促使民宿行業變得更規範,留下來的從業者也會更加專業。

“國內民宿市場的年滲透率(現實需求和潛在需求之比)目前約為3%,未來還有6至8倍的增長空間。”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《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(2019)》中提到。巨大的市場空間,以及民宿自帶的“情懷”標簽,吸引了大批創業者湧入。不過,表麵光鮮背後,民宿行業也麵臨著挑戰。困擾民宿從業者的第一大難題是入住率低。公開數據顯示,除了莫幹山等少數民宿的入住率達到了50%以上外,全國民宿目前平均入住率隻有31%,而且非節假日還出現大麵積無人入住的超冷現象。同時,絕大多數民宿的單體規模都非常小,並且同質化競爭非常嚴重,超過80%的民宿目前並未盈利。

疫情之下,這些問題尤其明顯,有些民宿從業者已經開始自救。年初,莫幹山的民宿主在網上發布莫幹山白雲深處住宿的打折產品,平時客單價1000多元的房間,4晚隻賣1688元。還有人規劃了“一米菜園”,打算恢複經營後教客人種菜。2020年,加速民宿上下遊產業鏈發展,擴充民宿收益來源。多渠道收益的民宿,才能擁有更強的風險能力。”今年3月,中國旅遊與民宿發展協會發布的《2019年度民宿行業發展研究報告》中提到。

民宿行業的另一個問題,則是規模不經濟的問題。“單體民宿市場飽和後,陷入了相對低端的惡性競爭局麵,於是就出現了這個問題。”劉漢捷稱。他認為,打造規模化的品牌,用專業的團隊來運營,是這個行業的出路之一。這也是他公司旗下的既見行旅品牌在疫情期間拿下兩家店麵的原因,他希望在片區內形成規模化效應,從而降低單位房間的運營成本。品牌規模化之後,還可以拓展其他業務,比如個性化旅遊產品等。

另外,民宿行業也麵臨專業人才缺乏的問題。“這個行業沒有健康的人才生產和流通機製。”劉漢捷稱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他成立了町隱民宿學院,主要做民宿管家、店長等培訓,還跟廣西柳州一所學校合作開設民宿運營和管理專業,希望批量化地解決人才的問題。經過多年的發展,民宿身上的“文藝”“情懷”等標簽逐漸褪去,不賺錢成了大眾的認知。但是,還有很多人像李天驕一樣,計劃進入這個行業。看似飽和的民宿行業還有機會嗎?

“目前民宿行業還沒有標準化,這就代表著紅利期還存在。”劉偉稱。民宿裝修設計公司認為民宿行業在經曆洗牌後,仍存在服務水準不一和缺乏行業標準化的情況,這在某種程度來說,的確給後來的新玩家留了不少創新的可能性。如果把商業發展史看成一曲華章,那麽疫情隻是其中的一個小插曲。多數從業者依然對民宿行業充滿了信心,他們認為民宿行業符合未來旅遊消費升級的趨勢,用戶的需求也還在。

目前,一切都在好轉。李天驕的民宿計劃在“十一”試營業,劉漢捷也在密切關注著瑞麗的疫情,祈求疫情能被盡快控製住。而截至本文刊發前,瑞麗確診的兩例病例均為境外輸入病例,未發生本地病例,且瑞麗市政府的預防管理非常充分,疫情對人們出遊的影響已逐漸降低。即將到來的“十一”黃金周,成為了民宿從業者“起死回生”的新希望,他們都期待著能挽回損失,並蓄力以待未來更多的考驗。